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!手機版

首頁都市 → 天武戰尊

天武戰尊

沉睡不醒來 著

連載中免費

  主角是陳白袍赫連柔若小說名字叫做《天武戰尊》,這是一本十分精彩的現代都市小說,作者是沉睡不醒來。白袍戰神,至尊無雙。因義妹之死,陳白袍降臨都市,只手橫推豪族,腳踩無數梟雄。試問天下頭顱幾許,看我白袍天王刀法如何?
  然而這些文字,可不是祭奠,皆是李冰峰的罪狀。
  同時,一輛大巴出現,數個壯漢抬下了一排棺木。
  陳白袍用平淡的口吻,仿佛在敘述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:“今天前來,一是送禮,二是算賬。我說的話,你們三家似乎沒有當成一回事,那么我所來的第三件事,就是兌現諾言!”
  李名堯再也無法隱忍,雙眼宛若燃燒的火焰:“小子,你想干什么,這里是礁湖市!”
  話音一落,安保人員連同廣場都包圍了起來。
  “礁湖市?那又如何?”陳白袍再度上前一步,就站在李名堯面前。
  “我想要做的事,誰敢攔我!”
  殺氣沖天,陳白袍神情也冷了下來,目光睥睨,不怒自威。

40.9萬字更新:2020/03/17

在線閱讀

  主角是陳白袍赫連柔若小說名字叫做《天武戰尊》,這是一本十分精彩的現代都市小說,作者是沉睡不醒來。白袍戰神,至尊無雙。因義妹之死,陳白袍降臨都市,只手橫推豪族,腳踩無數梟雄。試問天下頭顱幾許,看我白袍天王刀法如何?

免費閱讀

  此話一出,赫連正夫婦方才松了一口氣。

  赫連柔若更是松開了汗津津的小手,她剛剛是被嚇壞了。

  然而,李季宇隨后所說的話,讓這一家人陷入了驚怒之中。

  李季宇下巴微微抬起,高高在上道:“我侄子下葬缺一位賢妻打幡,我看你們女兒面相合適,所以特意請來幫忙,暫代賢妻。事成之后,自有厚賞?!?/p>

  宛若晴天霹靂,何曼麗險些暈倒。

  赫連正也是驚怒到了極點。

  暫代賢妻,這和配冥婚有什么區別?

  自己女兒還沒有婚配,結果變成了已死的李冰峰的賢妻。為這個李家大少披麻戴孝,還要打幡。

  如此一來,自己女兒他日有什么面目見人,還怎么結婚?

  “怎么,做我侄子的賢妻,你們還不愿意?此事算你們幫了忙,事后還怕李家沒有感謝么?”

  李季宇冷哼一聲,尤其說到李家兩個字的時候,加重了語氣。

  赫連正強忍心中悲憤,苦苦哀求:“李先生能否高抬貴手,放我女兒一條生路?!?/p>

  呵呵,李季宇笑容泛冷:“我李季宇說話做事,向來不喜歡重復??茨銈冞@個意思,是不給李家這個面子了?”

  何曼麗悲泣出聲:“我女兒還沒嫁人,怎么能做這種事情?!?/p>

  “敬酒不吃吃罰酒?”李季宇神情冷酷,四周的賓客紛紛散開,不敢靠近。

  而李家的人,則是將此處圍住。

  啪!

  一記響亮的耳光,李季宇抽在何曼麗的臉上,繼而一腳踹在她的腹部,將其踹翻在地。

  赫連正看老婆被打,實在忍受不住,然而兩個人將他抓住,死死壓制。

  李季宇目光陰狠,落在赫連正的身上:“我吹口氣就能讓你傾家蕩產,動動手指頭,便能讓你妻女消失在礁湖。你確認想要忤逆我的意思?”

  赫連正悲憤無比,最終身子一軟,跪倒在地。

  李家的滔天權勢,是他所無法抵抗的。

  “我跟你走!”赫連柔若走了出來。

  她同樣感到屈辱、憤怒,可是最終化為了悲涼。

  她沒有責怪父親為什么要帶自己來這個地方,也沒有瑟瑟發抖、跪地求饒。

  這飛來橫禍,赫連柔若誰也怪不了。

  “你們……大家族……欺人太甚……”

  赫連正雙眼通紅,可惜無濟于事。只能眼睜睜的看著,自己心肝寶貝女兒被人拉走。

  四周李家人散開,一家人被扶了起來。一切還原,只有這對夫妻被控制住了。

  不等到赫連柔若完成任務,他們就沒有辦法恢復自由。

  赫連柔若被批上孝服,帶到李冰峰的水晶棺邊。

  周圍賓客見狀,開始還認為是李冰峰的未婚妻,或者是他玩過的一個女人。

  然而有人一看,就猜到了情況。

  畢竟這種拉人來暫代賢妻的事情,并非沒有發生過。李家權勢,的確讓人無法反抗。

  消息很快就傳開了,賓客們議論紛紛。

  有幸災樂禍的,有覺得李家做得太過分的……

  但是無論如何,他們也不敢說一個不字。李家喪禮,趙家、王家鎮場子,誰敢嚼舌?

  眼看時間差不多了,站在門外的李名堯也終于動了。另外兩位中年人走來,將其攙扶住。

  這兩人,分別是趙家家主趙沐賢、王家家主王興吾。

  “老哥,節哀!”

  兩大家主不僅是安慰,同樣也是表明自己的態度。

  “礁湖市的天還是我們的天,區區一個外來者,難道能夠動的了我們的基業?今天我們把冰峰送走,明天,我們就要把那個家伙找出來,讓他下去陪冰峰?!?/p>

  李名堯的目光漸漸變得陰厲:“是的,冰峰不會白死的,我要讓那個家伙陪葬?!?/p>

  李名堯話音剛落,忽然一輛其貌不揚的黑色轎車開到了大門前,顯得異常突兀。

  哪有來吊唁的,直接把車子開到大門口擋著的。這是什么道理?

  所有人都驚疑的看過去,此刻車門打開。

  車門里走出一個穿著皮靴,打扮利落的高挑美女。美女打開雨傘,走到后座車門邊。

  美女伸手將車門拉開,眾人看到一個身穿白衣的青年。

  今天來的很多人都是穿著黑色,白色固然也有,卻沒有這么耀眼、張揚。

  白衣青年下了車,美女在其后張傘。

  所有人看向那個白衣青年,都感覺到事情似乎不簡單了。

  這個人根本不像是來吊唁的,更加像是來砸場子的。

  可是敢于砸三大家族的場子,這個青年到底是什么來頭?

  細雨飄搖,白衣青年緩緩前行。穿過了廣場,最后來到了殯儀館前的大門。

  李名堯三人死死盯著這個家伙,他們雖然沒有見過,但是已經確認,這個人就是讓三大家族這段時間夜不能寐的幕后黑手。

  李冰峰也正是死于此人之手。

  三大家主出奇的憤怒,同時又是出奇的冷靜。

  他們皆是沒有想到,這個家伙真的敢來。

  陳白袍緩緩而行,站在三大家主身前。

  此刻就算是很多不知情的人,也得到了其他人的情報。畢竟當初李冰峰的事情,還是有不少人知道的。

  尤其是青年、白袍,這個搭配讓人難以忘懷。

  很多人紛紛嘩然,宰了別人的兒子,還敢主動上門?

  唯有李季宇渾身顫抖,似是看到了噩夢。他萬萬沒有想到,這個家伙真的敢來。

  看到這個白衣青年,他又忍不住想到了那天晚上的威脅,不知為何他感到了一種骨子里的顫栗。

  李家的安保人員,聞風而動,將這里團團包圍。

  李家、趙家、王家的直系,也從人群中走出,皆是礁湖顯貴。

  這些人雖然無聲,卻帶來一種無形的威壓。

  他們聯合起來,便是礁湖市的上流,便是礁湖市的天。

  你區區一人,敢逆天么?

  然而,他們小看這位白衣青年。

  這樣的陣仗,陳白袍似乎沒有放在眼中,淡淡道:“第一次見面,氣氛略顯緊張啊?!?/p>

  李名堯目光凝視著面前這位白衣青年,可怕的目光似乎要擇人而噬。

  然而,他表現了極強的克制。

  “閣下所來何事?”李名堯語調冰冷。

  陳白袍目光看向大堂,他鄭重其事道:“來送禮!”

  話音一落,數輛車子沖入廣場,繼而一些身穿勁裝的壯漢下車。這些人分別從車中拿出了花圈,將其一字排開。

  花圈很大,上面每個都寫了幾行文字。

版權說明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
為您推薦

都市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7位数体彩 25选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金河配资 快乐双彩玩法规则 网络兼职赚钱工作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今天青海福彩快三直播 十一选五每天必出号码 股票开户平台 四川皮皮麻将手机版